交流华教文抄公‧魏邱激辩2小时半(吉隆坡)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魏家祥与历史学家丹斯里邱家金就华文教育问题进行的辩论交流,激辩了二个小时半,华小出身的魏家祥认为,“夏虫不可语冰”;邱家金却反指大家误解了他对“文抄公”的谈话。两人于週二(2月2日)晚上8时在隆雪华堂,针对国家和华小教育体系对于国民团结课题上做出激辩,现场逾400位观众出席聆听。魏家祥重申,华小绝非国民团结的绊脚石,团结理应是从个人的内心和决心为出发点,而非从他源自那一个源流教育,因此一些人,尤其是非来自源流华小的人士,他们散播华小是团结阻力,根本就是以偏概全,“夏虫不可语冰”。误解文抄公谈话他举例超过20位扬名海外各领域,包括医学、科研、工程等华小毕业生的骄人成就,力证华小学生绝非“文抄公”。至于早前因抨击华小只能培育“文抄公”而遭到华团炮轰的历史学家邱家金则没有针对自己所製造出来的“文抄公”争议,做出正面探讨。他更为自己喊冤,声称是大家歪曲了他对“文抄猫”的谈话,误解了他的意思。他表示,自己从来没有否定华小存在的必要性,他的“文抄公”论点是基于在1957年时,鲜少有接受华文教育者获得女皇奖学金(Queen’s scholarship)的历史事实,做出华小只能培育“文抄公”的结论,不过,他不否认也许这已不符合现时的情况。但是,他依然认为华文教育体系过于狭隘,教育的方式是要求:“我要你给我,我要的答案”,他对此表示教育课题上并没有绝对的对或错,很大的程度是被个人刻板印象所影响。他强调,他所要探讨的是单一源流学校或多源流学校中,哪一个较能促进团结或哪一个会分裂族群?他认为,他本身比现场所有人有更多对历史的了解及经验,认为小时候是最能塑造思维的时机,否则等到中学或是大学时则为时已晚了。需从小灌输团结意识邱家金表示,大马已处在一个多元种族的国家,但团结仍未达成,如果到了大学才来说团结就太迟了。他说,小时候是最能培养人们思维的时候,有句英国谚语说The child is the father of men(孩子是大人的父亲),意即在小孩身上看到他父亲的形象。他认为,华小学生的思维受到了既有框框的限制,缺乏了创新与创意,只懂得死记硬背的学习方式。他以他担任讲师的经验为例,每当问到学生问题时,华裔学生都默不作声,在印度郊区学校,学生看到讲师都会更害怕,反观西方源流的学生比较敢发问问题。同时,也以一名妇女在生产时出了问题为例,究竟医生应该要救母亲或是孩子?他说,这个问题没有绝对的对与错,医生应该救谁完全是取决于妇女的家人的意愿。不过,他补充,以华人的思维,可能会先问孩子是男或是女,因为在华人思想中,男性是比较重要的。汉字须熟背乃基本程序魏家祥强调,汉语教育与英语教育不尽然相同,汉字是从音符和字形着手,因此在学习上必须要熟背,这是学习上的一个基本程序,可是这并不是抄袭,这个模式是逻辑。他表示,如果因此而把华小生视为文抄公,那就是一项对华小生的一种漠视。“从大马许许多多在海外扬名或扬名海外的华小毕业生所取得的成就,就足以推翻华小教育製造文抄公的指责。”他说,华裔在华小接受6年华文教育后,有90%选择进入国中就读,接受以国语为媒介语的教育,与各族学生的交流和沟通不会成为问题,也不存在团结受影响的问题。他表示,不容否认,华小毕业生基于必须学习3种语文,导致他们在升入中学之后,在国英语的掌握比国小生稍微逊色,可是这些都可以在6年的中学教育和4年的大学教育弥补回去。他说,要提昇华小生的国英语掌握能力,不能单靠学校教育,多阅读书籍和多用其他语文沟通是课室之外的另一个很好的管道,家长也不应急着把孩子直接推向中一,而应让成续较差的孩子就读多一年预备班。“我认同华小学生必在这方面加以强化,可是这绝不应从单一教育来达致。”他表示,华小教育是政府教育体系之下的一个环节,它并非单独为华裔所设,现在也有不少的巫裔学生看到华小的优势而选择到华小就读。至于出席者质疑这会否造成大马未来出现非华裔的华小校长,魏家祥强调,大马的教育不是以肤色为标准,因此倘若有一天,华小出现华文教育背景的非华裔校长,他是给予认同的。“只要这位校长可以说得流利的华文,懂得中华文化,这并不会成为问题。”魏家祥表示,他认同大马的教育制度尚有许多有待改进的空间,并非只有华小教育有问题,因此教育部愿意接受各方的看出法和置评,并为现在的教育内容做出改善。另一方面,辩论会结束后,魏家祥在记者会上强调,虽然邱家金一再修正说,他没有去除华小教育的意图,可是邱氏所提出的以新加坡为版本的教育模式,与单一教育根本没有分别。他说,在邱氏的概念下,华裔依旧可以在华小受教育,但这个华小的科目时间分配与国小一样,也就是以国语为主,而华文是一科项目。“若是这样,这与现有的国小体系有何分别?”观众提出尖锐问题现场也开放观众提问,也是整场交流会中最高潮迭起的部份,不少观众都发出尖锐问题,提问更暗指一些人流着华族的血统,但却没有华族的灵魂。一名观众也将矛头指向邱家金,质疑他是否会写出一篇华文文章或说华语,火药味一度浓厚。也有一名观众表示,无论是就读甚幺源流的学校,最重要是有自己的尊严及态度正确。由于邱家金以历史角度观点出发,惹来观众对他“抛书包”的回应甚为不满,而且邱家金的麦克风不知是印象问题或是咬字含糊不清,坐在后排的观众纷纷高喊听不到。邱家金指出,当年英国政府设立华小及淡小,是基于很多中国及印度的外来移民来南洋后,又回到了自己的祖国,因此设立华小及淡小,方便他们在回国后,求学不会面对问题。‧2010.02.03